TnTeddy

他也有他的斯大林。

The Whispers of The Jaeger (四篇)

QnQ

FRI-button:

我们为战场而生,为保卫人类而生,无论损坏,报废,阵亡,被舍弃,我们都将不辱使命,我们是巨型战士,我们是Jaeger。



       Part 1  Cherno Alpha

      我应该在海底。
      我所有的残骸,碎片,我的每一部分都应该在海底,除了爸爸和妈妈。我希望他们没跟我在一起。
      我想再次站起来,用这残破的机体,与Kaiju一战,但是我又无法做到。大部分系统都损坏了,我是个瞎子,聋子,瘸子,一堆废铜烂铁。我无能为力。我已被战争淘汰。
      海水剧烈地激荡涌动着,我知道,有Jaeger在上方与Kaiju战斗,狠狠地痛扁他!товарищ!
      海水很冷,灌满了我机体的每一部分,但是还远远不够,跟西伯利亚的冰霜比起来远远不够,甚至太温暖了,我需要白令海冰冷的海水包裹住我每一个零部件,让我安眠。
      我回忆起跟爸爸妈妈一起在远东战区作战的日子。那时候我们会把每个进犯的Kaiju打得头破血流,发出痛苦的嘶叫,让他们不敢踏进祖国的领土一步。妈妈战斗时总是很严肃,不像GD跟我讲过的他曾经的那对驾驶员,那对活力四射的兄弟。爸爸倒并不是像妈妈那样,不过为了配合妈妈他也会一副很严肃的样子,板着脸出拳,板着脸防御,好像面部神经都坏死一样。爸爸妈妈是天生一对,他们总是配合默契,全神贯注,一丝不苟地执行命令,完成任务,一次又一次地成功保卫祖国。我希望他们没跟我在一起。
       如果作为一个人,我还处于幼年,有无尽的漫长的路要走;但作为一个Jaeger,一个战争机器,我已经老了。但我从未想过退出战场,也从未想过战争会何时结束,就好像它会永无止境地进行下去,而我好像也会一直战斗到最后一刻,和爸爸妈妈一起取得胜利或是一起阵亡。但是当它化为现实的时候我又希望他们能继续活下去,哪怕不再与Jaeger一起战斗,只是平凡地活下去也好。回到俄罗斯去,像每次胜利后那样,开几瓶伏特加,喝酒聊天顺便腻歪一下,做一对普通的夫妻。我希望他们没跟我在一起,
       被怪兽撕裂的那一刻我还没有放弃希望,爸爸妈妈也是,他们是顽强的战士,我听见妈妈冷静地报告战况,我能通过通感感受到她的坚定,和爸爸对她的支持,他们之间完全的信任。即使深知已经无法战胜这只Kaiju,我们也毫不退缩。
       被压入水下的时候氧气供应系统已经损坏了,我没有装载紧急逃生舱。那时候我就应该知道,但我仍希望,他们没跟我在一起。
       尽管我如此清楚他们生而为战士,他们的默契,他们精湛的战斗技巧,他们的勇敢,坚定,他们的每一部分,每一个优点皆为战场而生,为保卫家园而生,但我仍希望他们能活下来,退出战场,逃离他们的宿命。
       胜利的火炬在我阵亡的一刻就已传递给了下一个Jaeger,他们已不用负担保卫人类的使命,胜利总会到来,我希望那一刻他们能畅饮着美酒欢庆。
       让我独自死去。

      Part 1  Cherno Alpha   FIN
注1:[товарищ]:同志 【嗯我的私心.....




Part 2 Striker Eureka

      其实我还是有点遗憾的。毕竟这跟我预想中的结局不同。
    倒不是因为我没能活着见到胜利的那一刻,对我来说能否成为The Last Man Standing其实并不重要,只要成为促成成功的必要一环便足够。而且对于一个Jaeger来说最好的归宿莫过于战死在暴风雨中,于与Kaiju的厮杀中,而不是陈列于博物馆中或是扔进回收站,哪怕支离破碎成为其他Jaeger的一部分继续作为战士而战斗也好,也要作为一个战士而死去。
    而我也确实如此。
    只不过没能和Dad一起牺牲有点遗憾。
预想中我应该是由Chuck和Dad驾驶着与超强Kaiju大战一番之后发射核弹然后不慎被偷袭壮烈捐躯的。
很酷对吧?
   可惜那个计划一开始就不能成功。
   不过也没关系啦,至少有Chuck陪我,而且和将军一同战死也非常荣幸啦。
   我是仅剩的四个Jaeger里最年轻,但也最完美的一个。我知道我很棒,我也知道Chuck也非常出色,更不用说Dad,我们三个是最好的组合,尽管相处的时间不如Cherno和他爹妈长,但是我自信我们丝毫不亚于他们。在揍翻Kaiju的事情上。
   说到这个其实我有点羡慕其他Jaeger,Cherno,GD,Crabby[1]。Cherno的爹妈总是腻腻歪歪很亲密的样子,Crabby就不用说了,三兄弟一生下来就是一心三体吧大概,就连GD的那对临时组起来的都很融洽进展愉快的样子。
   说真的Chuck为什么不早点成熟起来啊。 叛逆期早该过去了吧。
   我觉得Chuck应该好好谢谢我,或者说谢谢他自己的选择。虽然他大概从没对Dad表达过自己的感情,但Dad总算是通过通感了解到了他臭屁的小子仍然像小时候那样爱他,甚至更甚,Chuck把他作为一个英雄景仰崇拜,作为一个战友信任依靠,作为一个父亲爱和尊敬。
而Dad,他在了解到儿子的想法之后愧疚比以往更甚。他原以为Chuck会因为他没有尽好一个父亲的职责而责怪他,但Chuck在这件事上却出人意料地懂事和成熟。我记得从Dad脑海中看到Chuck小小地微笑着,一脸认真地说:“你有比成为一个好父亲更重要的职责。”
    他是个好孩子,不是吗?
    最后的时刻我听到通讯线路里Mako充满悲伤但又无比坚定的声音。
    “愛しています、先生。”
    我不知道那是什么意思,但是我看见将军的眼神更加明亮,闪烁着光辉。我没由来地希望Chuck也对Dad说点什么,在最后的最后,什么都好,留给Dad一些值得回忆的东西。但是他什么都没有说。然后倒计时归零。我看见Chuck嘴巴张了张,像是说了什么,又像是什么都没说。
    我们全都化为乌有。
    我突然有点想念Max,说真的我一点也不介意他在我的驾驶舱里撒尿。

Part 2 Striker Eureka FIN

注[1]Crabby :Crimson Typhoon的昵称,嗯我自己取得,因为暴风赤红好像膏蟹啊不觉得吗于是就 Crab然后Crabby 跟单词原意没什么关系啦




Part 3 Crimson Typhoon

       我很不开心。
       Cherno更是。
       他已经彻底不能动了,被溶掉半个脑袋,机体少了一截,残存的部分布满深深浅浅的伤痕,电线和绝缘胶带在机体断裂处咣当着,他就算没报废也差不多了。我不知道他哪儿来的力气咆哮。当然我也没好到哪儿去。
我们俩被从海里捞出来,由运输机拉着,我本来以为他已经可以进回收站了,突然他胸前闪了一下,整个躯体震动起来,发出低咆。那声音像是从动力核心发出来的一样,像是要震碎他残破的机体那样强烈。
       接着我渐渐从中听出了内容,他在用俄语嘶喊着什么。
       我不知道他在喊些什么,说实话我也并不怎么在意,大抵是可以料到的那些事。人总有归西之日,这是无法阻挡的事情,而Jaeger的寿命比人类短暂的多,但又漫长得多,尽管如此,永远没有时间是专门留给悲伤的。

       结果我们是仅剩的两个Jaeger,还好战争胜利了。
       Cherno高兴了一下之后就对这个事实失去了兴趣,他一直在问我有没有看见Sasha和Aleksis ,用英语,谢天谢地。我不知道怎么回答他,我在让他留有一丝希望和让他接受现实之间犹豫不决,最后还是选了前者,我告诉他也许他们在医院里养伤,大家都是。我只是怕他一时想不开干出什么毛子才能做出的可怕事情。
       将军本想把我们适当修整一番,但被不知什么时候又冒出来的高层给否掉了。见鬼的高层。他们坚持战争已经结束了,Jaeger已经失去了存在的意义,再耗费大量钱财和精力在武器上只会带来战争隐患。
       天啊,这帮人的脑浆都被肥油挤出去了吧。
       不过我本就没有话语权,再多想也毫无意义。

       于是我们就还是一堆破铜烂铁,战后的修缮工作一直在进行,所有人都很忙碌,我和Cherno每天在基地里无所事事。我们已经不再是战士了,顶多算伤残的退役老兵,还是没有保障金的那种。Cherno总会时不时问我Sasha和Aleksis什么时候回来,想搪塞他的理由费劲了我最后的智能,最后我干脆说他们大概直接回俄罗斯了吧。Cherno看起来有点失落,不过还是发出一阵嗡嗡声,我觉得那大概是表示开心吧。突然他又问我说,那他们有来看过你吗?我记得他们是本地人吧。我想了想说,工作忙吧。
       又不知道过了多久的某一天,他们把我和Cherno运到了另一个地方。那时候我才知道,他们还专门建了纪念馆,就在香港。
       于是我们俩又换了一个地方无所事事。
       每天都会有大批的游客来到这里,他们中有不少是年轻人,在那个已经逝去的时代成长起来的人,他们对那个时代深有共鸣,能把每个Kaiju和Jaeger的故事讲得头头是道,他们来到这里,隔着护栏望着我们俩,眼里带着说不出的情绪。说起来Cherno的粉丝比我多上许多,他们从俄罗斯大老远跑来,瞻仰他们坠落的英雄,曾经的守护者。我以为他会问我Sasha和Aleksis会不会来,但是他却好像忘了这回事,我想他大概早就知道了,只不过甘愿一无所知。
       更多的是走马观花的人,Jaeger和Kaiju对他们而言不过是一种娱乐,这是这个时代的人最擅长做的事,放映厅里热映的影片就能说明一切。悲痛早已经过去了,仿佛是那么遥远的事情,他们把那个时代缩进一部电影里,有精湛的特效,精彩的打斗和动人的情节,连死亡都成了娱乐的一部分,大家哭过笑过,一切照旧。
       每隔一段时间会有人给我们做系统和机体的维护,防止哪一天突然在展厅里轰然倒下,砸死一窝,哈哈,真要这样没准还能混个头条什么的。这也是为什么我至今还能在这里絮絮叨叨。当然,平时都处于休眠状态。
       然后的然后,连游客也不再络绎不绝了。展厅里冷冷清清,每天只有稀稀拉拉的人来参观,或是消磨时光,或是干脆来约会的,曾经Kaiju和Jaeger作为世界的中心的时代已经被遗忘了。
       直到有一天,我正在发呆,突然有什么东西敲了敲我的脚部装甲。那是对于Jaeger来说非常轻微几乎察觉不到的力道。然后我看到一个矮小的,驼着背的老太太,在用拐杖敲打着我的外壳。
      我几乎立刻就认出了她。系统并没有,资料库里没有匹配项,但是我记得她。她最开始每个月都会来一回,每次来只来盯着我,Cherno她一眼都没正眼看过。然后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变成了每年,然后我就再没见过她了,直到今天。
      我听见她含糊不清地念叨着什么。
       “没用的东西!我是傻瓜才会把儿子都交给你!”
      哈,没认错。
      我在三兄弟的记忆里见到她时她还是个很有气质的中年女人,非常温柔的母亲,也有悍妇的一面,只不过那些片段总是匆匆掠过。几年前见到她的时候她就有点不正常的样子,大概是受到的打击太大吧。对不住啊,阿姨。
      老妇已经被工作人员劝阻离开了,我不知道她什么时候还会再来。也许时日不多了吧。

      那天晚上夜深人静的时候,纪念馆里已经空无一人了,Cherno在休息,保安也照常打起了瞌睡。
      我又一次悄悄启动系统,坠入到无数记忆中去,白天的老妇人此时化身一位精明干练的主妇,在午后的阳光里端上点心,我看见他们三个笑着闹着围上去,一如昨日。
      他们永远不会逝去。

Part 3 Crimson Typhoon FIN


无脑欢乐向番外
完全不考虑原作的个人妄想,充满了欢脱,OOC,不科学和作者个人的恶趣味,逗比化的三兄弟一边溜嘴皮子一边打小怪兽的故事。

Crimson Typhoon’s Running Record

记录归档时间:20XX年03月14日00:00am
录音保存时间:20XX年03月13日00:13pm
录音开始时间:20XX年03月12日11:23pm
记录编号:Crimson_Typhoon_004_20XX0312
记录模式:系统自动记录
附件1:Crimson Typhoon’ Running Record_004.rmvb
    
以下为录音节选:
——00:00:35
咳咳,嗯,那么,暴风赤红第四次作战就要在这边开始了。
我相信前面的两位伙伴已经准备好了,(你在那边叨叨什么啊快点)好的他们已经不耐烦了。那么我就先不废话了,下面首先要进行神经元对接。
这个事情呢,我们好像从一出生就开始做了啊,所以完全小case啊各位伙伴放轻松。
(放轻松吼。)
(严肃点!)
好的大哥,是的大哥。请问大哥咱们回去早饭吃什么啊?
(食堂饭。)
…………
决定了打完之后我们溜出基地吃早餐吧,庆功宴哈哈。
(别闹,要开始了。)
——00:18:24
嘿千辛万苦(你干什么了就千辛万苦= =)终于出基地了,伙伴们你们都钻进我的脑子里了(脑子里的蛔虫哟吼)所以就不用我废话了吧。那么可以看到一点钟方向有一个可怕的怪物啊,长相非常对不起国家人民,正张牙舞爪地往这边过来。来我们一个马步向前,给它一记左勾拳,右勾拳!
(等我们被运输机放下来再说好吧?)
分分钟的事啊,这样吧我们先来策划一下战术。我们先打他一下再打他一下再打他一下再打他一下再发个大招,它就死惹,OK五招K.O,怎么样厉害吧!
(我不认识你。)X2
——00:20:03
哦哦哦哦哦战斗开始了!伙伴们我们要小心啊!
(轰隆隆——)
**怎么震了一下!
(没落稳滑了一跤,赶紧闭嘴不然下次就不止滑一跤了。)
No problem我的大脑和语言中枢是两个完全不相干扰的存在。
(闭嘴。)
——00:23:15
你们看它的血盆……小口!好可怕啊啊啊啊~
我们打他一下!
(…………)
不要光打嘛音效呢?!
来再来一下,我打!砰!啪!哎嘿你看它一个趔趄!
诶诶诶诶诶他为什么抓住胸部装甲了?!!袭胸杀吗!!啊啊啊啊被举起来了!
(下次跟上面申请一下不带他玩行吗?)
(同意。)
别啊看我带你们反败为胜,嘿抓住他的腰(你能管那个叫腰= =),翻身落地,来吧伙伴们考验投掷能力的时刻到了,一,二,三,扔!
(好了你可以闭嘴了。)
——录音暂停
——附件1:Crimson Typhoon’ Running Record_004.rmvb
——00:15:02
暴风赤红被代号【部分信息丢失】的怪兽抓住胸部装甲举了起来,随即锁定怪兽躯体中部探出双臂抓住,借助背部推进器前倾接着翻身落地。局势翻转,现在是暴风赤红将怪兽挺举过头顶,接着全力投掷出去。
怪兽摔进海水中激起一片巨浪。
没等怪兽爬起来,暴风赤红就前冲到达怪兽面前,右臂手部装甲切换至利爪形态,锁定怪兽的背部,探出手臂穿透怪兽的皮肤用利爪抓住了怪兽内部的某个构造,另外两只手臂固定住怪兽,右臂施力,将怪兽的类脊椎骨骼整个拽出,怪兽发出巨大的嘶叫声。
紧接着切换回正常形态的右臂固定住怪兽的颈部,第三臂早已蓄势待发的电磁炮瞄准怪兽的口腔,三发连射,贯穿怪兽大半个躯体。
怪兽颤动两下后就静止不动了。
任务完成,暴风赤红返回基地中。
——录音00:45:01
闪电战会不会解锁特殊奖励啊比如说放半天假出去吃早饭什么的?
(哈哈实在不行我们作弊一下嘛找人带进来也是好的。)
(闭嘴。)

番外fin
*注1:关于三兄弟初次战斗的内容未经考据,皆为捏造
*注2:记录格式参考有,梗借鉴有。


Part 4 Gipsy Danger

     Whlie I thought that I was learning how to live, I have been learning how to die.
                                                                                                     —Leonardo da Vinci

     我早已死去。
     异界的天空是赤红色的,空气炽热而黏着。我缓缓下坠,虫洞的另一个出口在我正上方张合着,我下方那些     巨大的怪物就是从那里侵入地球,他们现在正看着我下坠,也许在惊奇。
     Raleigh手动启动了程序。
     这一切该终结了。我所需要做的只是再一次死去。
     我还有一些时间来梳理我短暂的生命。我默数着倒计时。
     这里让我回忆起遗忘坟场,那是个被遗弃的地方,怪兽入侵的牺牲品。高温黏着的空气,混沌的天空和被污染的土地,我曾经在那里。透过放射性尘埃形成的迷雾我看见了他们,那些曾经战斗在暴风雨中的Jaeger,我不知道他们是否同我一样仍有意识,我无法与他们交流,我只能隐隐约约看见他们,躺在这残垣断壁之间,了无生气,我们都只是一堆破铜烂铁。
     我从没想过我能重返战场。我以为倒在海岸边漫天白雪中的那一刻我已经完成了我的使命,世界已不再需要我,会有更多新的Jaeger,更加强大和完美的Jaeger接手保卫地球的使命。
     结果——结果——
     我应该知道的,在被Knifehead扯掉左臂的时候,在Yancy被拽出驾驶舱的时候,在我几乎和那只Kaiju同归于尽的时候,我就应当清楚。越来越多的Jaeger被送进遗忘坟场,与我一同沉寂在废墟中。开始是战斗后严重损毁几乎无法修复的,接着更多的却是并没有受到太大伤害的Jaeger,他们被遗弃在这里。我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我明白人类已经放弃了希望。然后我又被捡了回去,执行最后的任务。
     我并不恐惧死亡,毕竟我早已死去,在Yancy被拽出驾驶舱的那刻。那一瞬间他的惊慌,无助,恐惧,通过Drift传递给我和Raleigh,然后是一片平静。那是我永远不会产生的感情,但却如此深地刻印进我的内心,如果我有可以称之为内心的东西的话。
      在遗忘坟场的日子里我总是一遍又一遍地回忆起那些感情,我忘了是谁曾经说过,当你太习惯于置身于机甲之中,驾驶着它们与狂风巨浪和外星生物战斗,你就会产生一种你和机甲完全融为一体的错觉,你以为你那么强大,无所畏惧。但是一旦你无法再依仗这些庞然大物,所有本应产生的感情又会一股脑钻回你的脑子里,你会感受到你其实如此弱小而不堪一击。
      他是对的。那是人类本能的恐惧,那一刻它充斥着我的脑海,接着我和Raleigh奋起反击,我们用尽最后的力气消灭了他,然后我们才真正意识到,Yancy死了,他永远不会回来。如此简单的事实,却令人难以接受。
Raleigh独自驾驶着我,我感到他的脑海是一片虚无,他好像感觉不到所有的痛苦,巨大的信息流压迫着他的神经,他几近崩溃。
     然后我倒下,接着是他。
     现在我们都站了起来,和那个坚强的女孩一起。
     我们已经保卫了香港,现在该保卫地球了。当我的动力核心爆炸的那一刻,地球就会迎来和平,这场战争会得到终结,所有倒下的Ranger和Jaeger都死有所得。这胜利是漫长战争篇章的句点,是所有因此而逝去的亡灵的慰藉,是献给所有战士墓碑上的鲜花。
     死亡从不值得恐惧。
     We all born to fight.
     We all born to die.
     倒计时走向尽头,我看见救生舱弹出,向虫洞飞去。
    然后是一片炽热的白光。
    Goodbye,Raleigh.
    And Hi,Yancy.

    Part 4  Gipsy Danger  FIN

    The Whispers of The Jaeger  FIN




现在看写得好傻啊………………不管怎样想看PR2【打滚

古早漫多奇志

珍藏!!花一百万那个笑死我了…大超好棒啊我也想要一颗小行星✨

littlelittle:

摘录自Batman豆瓣小站


【2013】


【古早漫多奇志】A.I.腦洞開太大 • 一:變形記


【古早漫多奇志】A.I.腦洞開太大 • 二:變裝play


【古早漫多奇志】A.I.腦洞開太大 • 三:超級兒子煩惱多


【古早漫多奇志】A.I.腦洞開太大 • 四:超蝙孤堡夜未眠


【古早漫多奇志】Batman的中年危機


【古早漫多奇志】Batman的中年危機 II


【古早漫多奇志】孤獨堡壘入侵者的挑戰


【古早漫多奇志】Superman的心思你別猜


【古早漫多奇志】是鳥?是飛機?是Batman!


【古早漫多奇志】少年Superman遭遇尾行男(孩子)


【古早漫多奇志】那一次Superman和Batman比誰的更大


【古早漫多奇志】比白銀時代Superman更能幹的男人


【古早漫多奇志】爸爸特製的神奇小藥丸


【2014】


【古早漫多奇志】Hey, Bruce Kent!


【古早漫多奇志】那一次Luthor和Joker去市政廳登記了


【古早漫多奇志】那一次Robin成了世界最佳拍檔的老大


【古早漫多奇志】Batman和Superman誰更偉大?


【古早漫多奇志】Gotham土豪教你如何花掉百万現金


【古早漫多奇志】Et tu, Superman?


【古早漫多奇志】那一次Luthor把Superman變小了


【古早漫多奇志】Batman回家發現Superman成了他家主人


【古早漫多奇志】Great Batman's Ghost!


 


【2015】


【古早漫多奇志】那一次被禁錮地下室的Batman對某人言聽計從


【古早漫多奇志】那次Superman又把Batman忘了


【古早漫多奇志】那一次Superman被詛咒了


【古早漫多奇志】那次Batman被吸進了鏡子


【古早漫多奇志】那一次占星術竟然很準






PS: 推荐一个古早World's Finest漫repo  来自@柏舟其流 太太(希望不介意没打招呼的at……)





性别转换指南




-性别转换梗短篇(就是瞎写)
-deftmeiko 微量厂荡(?)
-亲妈HE

-注意事项:
1.第一次写同人文,所以真的很多方面都还写的不够好,会慢慢学习!
2.文章有bug,笑料不够多,能看完一章真的是十分感谢zzz请多指教

-备注
1.meiko去训练室走路那一段按常理来说不可能一路顺风吧但我对内部地图不太了解加懒病发作就没写zzz 原谅我!
2.写完之后发现忘了雅典娜女神,真的是抱歉QnQ…








说真的,田野觉得他现在中了头等大奖。从记事开始他参与的任何抽奖,大多是以谢谢惠顾或是参与奖结束的。


但今天不一样了,或许这是个该载入史册的一天,他,哦不,现在是她,田野妹妹,顶着一头凌乱的黑发思考起了人生。


啊西吧这什么东西啊一觉醒来看见早已悬挂在高空的太阳仿佛正微笑着催促自己赶紧起床,坐起来之后才发现有点不太对劲莫名其妙的多了一些不该有的东西啊又少了些该有的,感觉阳光都带有一丝嘲讽的意味,莫名其妙地变成了女生,宝宝万脸懵逼。


不过原来女孩子是这样的啊…而且自己身材真是某种意义上的不错…!


呸,这不是重点。


田野修长而又骨节分明的手指带着些许的粗鲁揉乱昨夜没洗的头发,性别莫名其妙变了之后头发也随着变长——蹭在脖间真的是不舒服,还热!头顶蓬松柔软,如果忽略掉带着点油腻手感真是极好的。


在心底里默默吹一波自己之后田野连滚带爬地去洗漱。


其他人早已在训练室rank,鸽子王打心底里颂扬着电子竞技没有早晨这条所谓的真理,踢着棉拖啪嗒啪嗒地就往训练室走,给自己的搞事好伙伴zzm通过微信说了自己的情况,连收到了好几条“????”,隔着屏幕都能看到电竞李易峰的满脸疑惑。


这位女性表面虽看上去不是很着急,内心还是纠结紧张地如奔腾过万千只金赫奎一般,好险没有直播,比赛也还有段日子。不过身为一个乐观的蓝孩纸,田野相信能从男变女也就一定能再变回去,那句话怎么说来着,船到桥头自然直,颇有经验的的妹神感叹道,感觉自己掌握了人生真理。







赵志铭一见他就像是打了鸡血一样,以他那157的个子却像从椅子上窜起了2m高。赵志铭仿佛整个人都进入了“呐喊”模式,田野就是一顿吐槽,连蓝爸爸被对面抢了都没顾上。


“田野你这个b怎么回事???你们俩搞啥?不对,你真是田野?云南鸽子王?田白菜?野队?妹神?电竞bb机?”


“…b你老师。赵志铭你咋回事?”选择性忽略了后面一大串无用之言,实打实的翻了个大白眼给眼前这个一秒5bb的人,眼珠子刚翻回来田野才注意到坐在金赫奎位置上一位正带着耳机打rank的女子。

???


这发色,这犀利的小眼睛,还有这看起来暴躁的adc打法,看起来都有点眼熟啊!这不那谁…


辅助的金牌大脑飞速旋转处理信息,一秒钟之后田野便发出了上次金赫奎拉着他一脸无奈的给他展示外卖时的穿透心脏直达灵魂5000米深处的笑声,女孩子的声音似乎更有杀伤力一些。她仰天大笑地坐在位置上,边笑还拍着金赫奎的手臂,仿佛自己不是跟她处于一个境地一般。


金赫奎内心本就烦躁,看到田野这个样子心就那么漏了一拍手就那么抖了一下一个走位不慎被对面打成了ace。那双好像大了点的羊驼眼睛干瞪着灰白的屏幕,一波团战过去把自己本应打出的大量伤害通过眼神输出一波之后,然后皱着好看的眉头不解地望向笑的已经快语无伦次的罪魁祸首。


小孩头发一看就没梳,毛毛糙糙地贴在椅背上,跟它们的主人一样调皮。金赫奎抬起手就往田野头顶一拍,

“why laugh? meiko very sb.”


“no!me no sb,me very 牛bility!”




这两个人就算改变了性别也还是一样闹腾啊。许元硕这样感叹道。


早上醒来迷迷糊糊地看见一位女子坐在床上,虽然不是同一张床自己的小心脏也狠狠地咯噔一下,pawn将军人生真是处处充满挑战。


今早EDG一队队员们陆陆续续来到训练室时都被deft座位上满脸烦躁的金女士吓得一大跳。而现在又来一个起的比较晚的妹神,这个队真不容易。



“hahaha deft noob”


“duo?”玩家金赫奎向身旁吵闹的辅助发出了双排邀请。


两位女性玩家开启了双排之旅。



“扣神怎么办啊,这算啥?lpl赛区出现首次出现女电竞选手?好刺激。”爱萝莉探过身子,一脸正经地询问童扬。


“…你去对他们念几个咒语试试?”


“扣神你要是变女的会是啥样?cicicicici”队内气氛和谐良好,今天的颗粒儿辣舞也来搞事了。


“变你妈。”


tbc



超级久没画画,尝试了新画风?特别喜欢这种女性!

漫威漫画主世界(earth-616)时间线

Y.F.:

虽然嘴上说累觉不爱,但还是要马的。


无畏汉联:



漫威的小伙伴们:



说明:非漫威信徒或美漫研究者没必要看这个,108页的doc文档挺长的。这是reddit漫威版上的用户mmmasian总结出来的616世界大事年表,非官方出品,已根据回帖众的意见修改过,应该不会有什么错误。他公开了谷歌文档(原链)最后更新时间20150306,因为天朝的国情限制,没有梯子看不见,所以我搬运了一下,没有做任何修改。如果有疑问或修改意见可以去reddit原帖跟他提。


百会在线文档


微盘下载:http://vdisk.weibo.com/s/vhJYedknXtK